Search      Hot    Newest Novel
HOME > Science Fiction > Foundation and Earth > 第二十章 邻近的世界
Font Size:【Large】【Middle】【Small】
第二十章 邻近的世界
  94
连续四顿饭的时间中,裴洛拉特与宝绮思只有用餐时才得见崔维兹。其余时候,他不是在驾驶舱中,就是躲在寝舱里。用餐时他始终保持沉默,嘴唇紧紧抿住,而且总是只吃一点点。
不过,在第四餐的时候,裴洛拉特察觉到,崔维兹异常凝着的神色似乎缓和了些。裴洛拉特清了喉咙两次,彷佛准备说些什么,结果两次都欲言又止。
最后,崔维兹抬起头来,望着他说:“怎么样?”
“你有没有——有没有想出来,葛兰?”
“你为什么这样问?”
“你看来好像没那么沮丧了。”
“不是没那么沮丧,而是我正在思考,专注地思考。”
“我们可以知道内容吗?”裴洛拉特问。
崔维兹朝宝绮思那边瞥了一下,她却盯着面前的餐盘,谨慎地保持沉默。彷佛她能确定,在这个敏感时刻,裴洛拉特比她更能问出些名堂。
崔维兹说:“你也好奇吗,宝绮思?”
她抬了抬眼睛。“是的,当然啦。”
菲龙踢了一下桌脚,像是在闹别扭,然后说:“我们找到地球了吗?”
宝绮思用力搂住那孩子的肩膀,崔维兹则根本没理会。
他说:“我们必须从一项基本事实开始探讨。在每个世界上,所有关于地球的资料都被移走了,这就让我们导出一个必然的结论:地球上有什么东西被藏起来。然而,根据观察的结果,我们发现地球具有致命的放射性,因此上面不论有什么,都自然而然藏了起来。登陆地球是不可能的事,我们目前所在的距离,已经相当接近磁层的外缘——而我们也不打算再靠近了——却什么也没有发现。”
“你能确定这点吗?”宝绮思轻声问道。
“我在电脑上花了很多时间,用它和我想得到的各种方法来分析地球,结果什么都没发现;而更着要的是,我觉得不会发现什么。如此,有关地球的资料为什么会被清除呢?需要隐藏的东西不论是什么,现在它的安全秤谌已超乎任何人想像,哪还需要再多费工夫,大动手脚呢?”
“有可能是这样的,”裴洛拉特说:“当地球的放射性尚未变得那么严着,还不至于使外人却步的时候,的确有什么东西藏在它上面。当时,地球上的人也许担心会有外人来到,进而发现那个秘密。因此,地球企图除去有关自身的资料,其实是那时候的事情。我们现在发现的结果,只是那个不安全的时代所留下的遗迹。”
“不,我不这么想。”崔维兹说:“位于川陀的帝国图书馆,里面的资料似乎是最近被移走的。”他突然转向宝绮思,“我说得对吗?”
宝绮思以平静的口吻说:“当你、我、第二基地人坚迪柏,以及端点星市长聚会的时候,从坚迪柏忧心忡忡的心灵中,我/我们/盖娅捕捉到了这个讯息。”
崔维兹说:“因此,过去有可能被发现而必须隐藏的东西,现在一定仍藏在某处。纵使地球现在已具有放射性,那东西仍旧有被人发现的危险。”
“那怎么可能?”裴洛拉特好奇地问。
“想想看,”崔维兹说:“原来藏在地球的东西,有没有可能已经不在地球上;当放射性变得越来越危险时,它被移到了别处去?然而,那个秘密现在虽然不在地球上,我们若能找到地球,也许可以推论出秘密被移至何处。果真如此,地球的下落就仍有隐藏的必要。”
菲龙又用尖锐的声音说:“因为如果我们找不到地球,宝绮思说你就会带我回到健比身边。”
崔维兹转头面向菲龙,以凶狠的目光瞪着她。宝绮思赶紧低声道:“我是说我们可能会,菲龙。我们待会儿再讨论这件事,现在回到你的舱房去看书,或是玩笛子,或是做你想做的任何事。去——快去。”
菲龙皱着眉头,悻悻然地离开餐桌。
裴洛拉特说:“可是你凭什么这样说呢,葛兰?我们到了这里,我们已经发现地球。不论那是什么秘密,假如它不在地球上,我们有办法推论出它可能藏在何处吗?”
崔维兹花了点时间才摆脱被菲龙搞坏的情绪。然后他说:“怎么不能?试想,地球表面的放射性持续不断恶化,由于死亡率与移民剧增,地球人口因此不断锐减。而那个秘密,不管它是什么,处境就越来越危险。谁还缓篝下来保护它呢?最后,它一定会被送往其他世界,否则这个秘密——不管它是什么——就没有作用了。我猜一定有人不愿将它移走,这件事有可能是最后一刻才完成的。好啦,詹诺夫,还记不记得新地球的那个老者,拼命对你讲述自家地球历史的那位?”
“单姓李?”
“没错,就是他。当他提到有关新地球的建立时,是不是说地球残存的居民都被带到那颗行星?”
裴洛拉特说:“老弟,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所要寻找的东西,如今位于新地球上?由最后一批离开地球的人带去的?”
崔维兹说:“难道没这个可能吗?在整个银河之中,新地球的知名度没有地球高,而那里的居民竭尽所能和外星人士隔绝,这点就很可疑。”
“我们到过那里,”宝绮思插嘴道:“什么也没发现。”
“当时,我们一心打探地球的下落,没注意到其他事情。”
裴洛拉特以困惑的口气说:“但我们要找的是跟高科技有关的东西,它能在第二基地的地盘上将资料偷走,甚至还能——对不起,宝绮思——侵入盖娅的地盘行事。那些住在新地球上的人类,或许能控制头上一小块的天气,也可能拥有某些生物科技,可是我想你也会承认,整体而言,他们的科技水准相当低。”
宝绮思点了点头。“我同意裴的看法。”
崔维兹说:“我们这是以偏概全。我们一直没见到渔船上的男人;除了我们着陆地点附近之外,我们没观察过岛屿的其他部分。如果我们搜寻得更彻底,有没有可能发现些什么呢?毕竟,我们本来并未认出那些萤光灯,直到目睹它们运作才恍然大悟。如果科技看来落后,我是说‘看’……”
“怎么样?”宝绮思显然未被说服。
“那可能是故意制造的烟幕,目的是要混淆真相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宝绮思说。
“不可能?当初在盖娅时,是你亲口告诉我说,川陀大部分的文明都故意保持低科技水准,以便隐藏第二基地人组成的核心。同样的策略为什么不能用在新地球上?”
“那么,你是不是建议我们回新地球去,再去面对那种传染病——这次让它真正发作?性行为无疑是特别愉快的传染方式,但可能并非唯一的途径。”
崔维兹耸了耸肩。“我不急着回新地球,不过也许有这个必要。”
“也许?”
“也许!毕竟,还有另一种可能性。”
“什么可能性?”
“新地球环绕着那颗叫作阿尔发的恒星,阿尔发则是双星系的一部分。在阿尔发那颗伴星的轨道上,难道没有可住人行星吗?”
“我认为它太暗了。”宝绮思一面说一面摇头,“那颗伴星的光度只有阿尔发的四分之一。”
“虽然暗,但并不至于太暗。如果有行星相当接近那颗恒星,仍然可能适于住人。”
裴洛拉特说:“电脑提到那颗伴星有任何行星吗?”
崔维兹冷笑了一下。“我已经查过了,有五颗不大不小的行星,没有气态巨行星。”
“那五颗行星中,有任何适于住人的吗?”
“电脑只给出它们的总数,并指出它们体积不大,此外没有提供任何资料。”
“喔——”裴洛拉特显得很泄气。
崔维兹说:“没什么好失望的,电脑中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外世界,阿尔发本身的资料也少得不能再少,这些资料都被故意藏起来。如果电脑对阿尔发的伴星几乎一无所知,反倒可以视为好兆头。”
“所以,”宝绮思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是打算这么做——先去造访那颗伴星,如果无功而返的话,再回头去找阿尔发。”
“没错,而这一次,当我们抵达新地球那座岛屿时,我们将有所准备。在我们着陆前,我们会仔仔细细将整座岛屿搜索一遍。宝绮思,我希望你利用精神力量来屏蔽——”
就在这个时候,远星号突然偏向一侧,好像太空艇打了个嗝似地。崔维兹立刻大叫:“是谁在控制台?”声音中半是愤怒半是困惑。
而在他发问的同时,他已经非常清楚那究竟是谁。
95
坐在电脑台前的菲龙全神贯注。她尽量张开有着修长手指的小小手掌,以便按在桌面那双微微发光的轮廓上。她的手掌似乎陷入实质的桌面,虽然感觉上它显然又硬又滑。
她曾经好几次看到崔维兹双手如此摆放,除此之外,她没见过他有什么其他动作。不过她心中很明白,他这样做就能控制整艘太空艇。
有些时候,菲龙还看到崔维兹闭起双眼,因此她现在也学着这么做。过了一会儿,她似乎听到一个模糊而遥远的声音——十分遥远。(她隐约意识到)但是透过她的转换叶突,那声音在她脑际响起——转换叶突甚至比她的双手更着要——她开始努力分辨那些字句。
“指令,”那声音以近乎恳求的语气说:“您的指令是什么?”
菲龙什么也没说,她从未目睹崔维兹对电脑说过任何话。不过她知道自己全心全意要的是什么,她要回索拉利,回到那座无边无际的舒适宅邸,回去找健比——健比——健比——
她就是要去那里。一想到自己挚爱的世界,她便想像能在显像屏幕上看到它,就像屏幕上出现过许多她不想去的世界那样。她张开双眼凝视着显像屏幕,渴望看到另一个世界,而不是这个可恨的地球,然后她盯着眼前的画面,想像它就是索拉利。她憎恨这个空虚的银河,认识这个银河全然出于无奈,想到这里她的泪水夺眶而出,太空艇则开始颤动。
她能感觉到艇身的颤动,自己也微微晃了一下。
接着,她听到外面走廊传来嘈杂的脚步声。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崔维兹扭曲的脸孔占满她的视野,将显像屏幕完全挡住,遮住了她心中的目的地。他在大吼大叫着什么,伹她并未注意听。杀了班德而将她带离索拉利的是他;一心只有地球而不准她回家的也是他,她决定再也不要听他的话。
她要驾着这艘太空艇回索拉利。当她再度坚定决心时,太空艇又颤动起来。
96
宝绮思粗暴地抓住崔维兹的手臂。“不要!不要!”
她紧紧抱住他,不让他向前走。裴洛拉特则僵立在远处,茫然不知所措。
崔维兹咆哮大叫:“把手拿开,别碰电脑——宝绮思,别拦我,我不想害你受伤。”
宝绮思近乎声嘶力竭地说:“别对这孩子动粗,否则我不得不伤害你——抗命也在所不惜。”
崔维兹将目光从菲龙身上猛然转向宝绮思。“那么你把她拉开,宝绮思,现在就去!”
宝绮思一把推开他,力道大得惊人。(大概是从盖娅那里吸取的力量,崔维兹事后想到。)
“菲龙,”她说:“把手放开。”
“不要,”菲龙尖叫道:“我要太空船飞到索拉利,我要它去那里,那里。”她朝显像屏幕点了点头,甚至不愿让任何一只手离开桌面。
宝绮思伸手探向那孩子的肩头,当她双手碰到菲龙的时候,那孩子开始发抖。
宝绮思改用柔和的声音说:“现在,菲龙,告诉电脑将一切恢复原状,然后跟我走,跟我走。”她双手轻轻抚摩着菲龙,菲龙随即软化,放声痛哭。
菲龙双手离开桌面之后,宝绮思撑着她的胳肢窝拉她起来,然后让她转身,再紧紧抱着她,让这孩子在自己怀里痛快地大哭一场。
崔维兹现在站在门口一言不发,宝绮思对他说:“让开,崔维兹,我们经过的时候,千万别碰我们。”
崔维兹向旁闪开。
宝绮思顿了一下,又压低声音对崔维兹说:“我刚才不得不暂时进入她的心灵,假如因此造成任何伤害,我不会轻易原谅你。”
崔维兹差点就要脱口,告诉她,自己一点都不在乎菲龙的心灵,他担心的只有电脑。然而,在盖娅严厉的目光瞪视之下(当然不只是宝绮思的,她个人的表情无法使他产生不寒而栗的恐惧),他终究什么也没说。
宝绮思与菲龙消失在她们房间后,崔维兹沉默了许久,全身动也不动。事实上,他一直僵在那里,直到裴洛拉特柔声道:“葛兰,你还好吗?她没伤到你吧?”
崔维兹使劲摇了摇头,彷佛想将轻微的麻痹甩掉。“我很好,真正的问题是它好不好。”他坐到电脑台前,将双手放在刚才被菲龙按过的手掌轮廓上。
“怎么样?”裴洛拉特焦急地问。
崔维兹耸了耸肩。“反应似乎正常,等一下也许还是会发现问题,不过现在看不出有何异状。”然后,他以更愤怒的口气说:“除我之外,电脑应该不会和别人的手有效结合。但那个雌雄同体又另当别论,问题不在于她的手,而是她的转换叶突,这点我能肯定……”
“可是太空船为什么震动呢?应该不会这样的,对不对?”
“没错,这艘着力太空船应该不会出现这些惯性效应。但那个母怪物……”他突然打住,看来又火冒三丈。
“怎么样?”
“我猜,她对电脑下了两个互相矛盾的指令,由于每个指令具有同样的效力,电脑只好尝试将两者同时执行。为了进行这种不可能的尝试,电脑一定暂时解除了太空船的无惯性状态,至少我认为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他的脸色突然间缓和下来。“或许这不是一件坏事,因为我忽然想通了。我对半人马之阿尔发,以及它的伴星所做的种种推测,其实根本是痴人说梦。现在,我知道地球将秘密转移到哪里了。”
97
裴洛拉特瞪大眼睛,但他没立刻追究最后那句话,而是回到原先的问题。“菲龙如何要求电脑执行互相矛盾的指令?”
“嗯,她说要让太空船飞到索拉利。”
“对,她当然会想那么做。”
“可是她所谓的索拉利是什么?她无法在太空中认出索拉利,她从未真正自太空看过那个世界。当我们匆匆离开索拉利时,她正处于睡眠状态。虽然她从你的图书馆学到很多,宝绮思又告诉她不少知识,但是对于拥有上千亿颗恒星、数千万住人行星的银河,我想她还无法真正了解它的真面目。她从小甭独地生活在地底,顶多只知道有许多不同的世界这个概念。可是究竟有多少?两个?三个?四个?对她而言,她见到的每个世界都可能是索拉利,甚至一厢情愿地将见到的世界都当成索拉利。此外,我想宝绮思为了安抚她,曾对她暗示过,说我们若是找不到地球,就会带她回索拉利,因此她可能还产生了一种想法,............
Join or Log In! You need to log in to continue reading
   
 

Login into Your Account

Email: 
Password: 
  Remember me on this computer.
Tools

All The Data From The Network AND User Upload, If Infringement, Please Contact Us To Delete! Contact Us
About Us | Terms of Use | Privacy Policy | Tag List | Recent Search  
©2010-2018 wenovel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