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     Hot    Newest Novel
HOME > Science Fiction > Foundation and Earth > 第七部 地球 第十九章 放射性之谜
Font Size:【Large】【Middle】【Small】
第七部 地球 第十九章 放射性之谜
  85
远星号静静起飞,在大气层中缓缓爬升,将那座黑暗的岛屿越抛越远。下方几许微弱的光点越来越暗,终至完全消失无踪。随着高度的增加,大气逐渐稀薄,太空艇的速度逐渐加快,天上的光点则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后。
最后,当他们往下望去,这颗名叫阿尔发的行星只剩一弯新月形的光辉,其上缭绕着众多云气。
裴洛拉特说:“我想他们没有实用的太空科技,他们无法追赶我们。”
“我不确定这件事能让我释怀多少,”崔维兹看来郁郁寡欢,声音听来相当沮丧。“我被感染了。”
“但完全没发作。”宝绮思说。
“然而他们有办法触发。那究竟是什么办法?”
宝绮思耸了耸肩。“广子说如果病毒一直不发作,最后会死在它们无法适应的身体里面——例如你的身体。”
“是吗?”崔维兹气冲冲地说:“她怎么知道?话又说回来,我怎么知道广子说的不是自我安慰的谎言?而且不论触发的方法是什么,难道不可能自然发生吗?某种特殊的化学药剂,某种放射性,某种……某种……谁知道是什么?我可能突然发病,然后你们三人也会死掉。若是在我们抵达人口众多的世界后才发作,也许会引起恶性的大型流行疾病,逃离的难民还会把它们带到其他世界。”
他盯着宝绮思说: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它们?”
宝绮思缓缓摇了摇头。“不太容易。盖娅也拥有寄生物的成分——微生物、虫类等等,它们对生态平衡有正面意义。这些生存在盖娅上的寄生物,对世界级意识都有一己的贡献,可是绝不过度繁殖,因此它们的存在不会造成显着的危害。问题是,崔维兹,侵犯你的病毒并非盖娅的一部分。”
“你说‘不太容易’,”崔维兹皱着眉说:“在如今这种情况下,即使可能非常困难,能不能也麻烦你试试看?你能不能找出病毒在我体内的位置,然后将它们消灭?若是你做不到,能不能至少增强我的抵抗力?”
“你可了解自己在做什么要求,崔维兹?我不熟悉你体内的微观生物,或许不易分辨何者是你细胞内的病毒,何者又是正常的基因。而要区分何者是你身体已经适应的病毒;何者又是广子感染给你的,则更加困难。我会试一试,崔维兹,不过需要花些时间,而且不一定成功。”
“慢慢来,”崔维兹说:“伹一定要试。”
“当然。”宝绮思答道。
裴洛拉特说:“假如广子说的是实话,宝绮思,你也许会发现那些病毒的活力已渐渐减弱,而你可以加速它们的衰亡。”
“我可以试试看,”宝绮思说:“这是个不错的主意。”
“你不会心软?”崔维兹说:“杀死那些病毒,就等于毁灭许多珍贵的生命,你知道的。”
“你是在讽刺我,崔维兹。”宝绮思毫不动容地说:“然而,不管是不是讽刺,你指出了一个真正的难处。话说回来,在你和病毒之间,我很难不优先考虑你。如果有可能,我一定会杀死它们,你不用怕。毕竟,就算我没考虑到你,”她的嘴角牵动一下,彷佛强忍住笑意。“裴洛拉特和菲龙也有危险。跟你栢较之下,我对他们两人的感情你应该比较有信心。你甚至应该想到,现在我自己也有危险。”
“你对自己的爱我可没有信心,”崔维兹喃喃说道:“为了某种高尚的动机,你随时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。不过,我倒相信你真心关怀裴洛拉特。”
然后他又说:“我没听见菲龙的笛声,她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
“没事,”宝绮思说:“她睡着了——是自然的睡眠,跟我完全没有关系。而我建议,等你向那颗我们心目中的地球之阳跃迁后,我们也都好好睡一觉。我极需要睡眠,我认为你也一样,崔维兹。”
“好的,要是我做得到的话——你知道吗,宝绮思,你说对了。”
“说对了什么,崔维兹?”
“对于孤立体的见解。新地球并非天堂,不论它看起来多么像。最初那些殴劲款待——那些表面的友善——都是为了解除我们的警戒,以便将病毒传染给我们其中一人。而其后的殷勤款待,那些各种名目的庆祝活动,目的是把我们留下,等候渔船队归来,然后就能让病毒发作。多亏菲龙和她的音乐,否则险些就让他们得逞,这点你可能也对了。”
“关于菲龙?”
“是的,当初我不愿带她同行,我也始终不高兴看到她在太空船上。由于你的关系,宝绮思,她才会跟我们在一起,又由于她无意间的举动,我们才会侥幸得救。不过——”
“不过什么?”
“尽避如此,我对菲龙的存在仍感不安,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。”
“我这样说你也许会感到舒服点,崔维兹,我不确定是否应将功劳全归菲龙。广子做出阿尔发人必定视为叛逆的行为,菲龙的音乐只不过是她的借口,甚趾蟋她自己可能也相信了。但除此之外,她还另有心事,我隐约侦测得到,却无法确定它的本质,也许她羞于让这件事浮出意识层面。我有一种感觉,她对你有特殊好感,不愿眼睁睁看你死去,这和菲龙以及她的音乐无关。”
“你真这么认为?”崔维兹浅浅一笑。这是离开阿尔发后,他露出的第一个笑容。
“我的确这么认为。对于和女人打交道,你一定很有两下子。在康普隆,你说服了李札乐部长让我们驾着太空船离开,这回又促使广子拯救我们的性命,所以功劳其实应该属于你。”
崔维兹的笑容扩大了些。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——现在,向地球前进。”他踏着几乎可算轻快的步伐,转身走进驾驶舱。
裴洛拉特没有跟过去,他对宝绮思说:“你终究还是安抚了他,对不对,宝绮思?”
“没有,裴,我从未碰触他的心灵。”
“你刚才极力满足他的男性虚荣心,当然触及了他的心灵深处。”
“全然是间接的。”宝绮思微笑说道。
“即使如此,还是谢谢你,宝绮思。”
86
跃迁之后,那颗可能是地球之阳的恒星仍在十分之一秒差距外。它的后度已远超过星空中其他天体,然而看来依旧只是一颗星。
崔维兹面色凝着地研究这颗恒星。为了便于观察,他将光线过滤了一遍。
他说:“跟新地球环绕的阿尔发星比较之下,它们无疑可算孪生兄弟。但阿尔发收录在电脑舆图中,而这颗恒星却没有。我们不知道它的名字,也没有它的统计资料,即使它有个行星系,相关资料也全然阙如。”
裴洛拉特说:“假如地球果真环绕这个太阳,这不正是我们意料中的事?完全找不到任何资料,正好符合了地球资料几乎全被销毁的事实。”
“没错,伹也可能表示它是个外世界,只是未列在梅尔波美尼亚那座建筑的墙上,我们无法确定那份名单绝对完整无缺。此外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这颗恒星或许没有任何行星,因此不值得收录在主要用于军事和贸易的电脑舆圆中——詹诺夫,有没有任何的传说,提到地球之阳和它变的孪生兄弟距离大约只有一秒差距?”
裴洛拉特摇了摇头。“对不起,葛兰,我想不起有这样的传说。不过,说不定有,我的记性不大好,我会去查查看。”
“这不着要,地球之阳有没有什么名字?”
“有好些不同的名称,我猜不同的语言都有不同的称呼。”
“我常常忘记地球上曾经有许多种语言。”
“一定是这样。唯有如此,众多的传说才能有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崔维兹没好气地说:“好啦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在这么远的距离,我们根本观察不到行星系,我们得靠近点才行。我希望能谨慎行事,可是谨慎有时也会过了头,变得毫无道理。直到目前为止,我看不出有什么危险。不论对方是何方神圣,既然他们有力量将银河中的地球资料一扫而光,那么,只要他们不希望被人发现,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他们一定也能轻易将我们消灭,但我们现在什么事也没有。如果只是担心靠近些会发生什么变故就永远待在这里,那绝不是理智的做法,对不对?”
宝绮思说:“我想,电脑没侦测到可解释成危险的任何迹象。”
“我说看不出有什么危险时,根据的是电脑的观测结果。我当然无法以肉眼看到任何东西,我也没那么指望。”
“那么,我想你现在只是在寻求支持,要大家共同做出一个你认为是危险的决定。好吧,我支持你。我们飞了这么远的路途,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掉头离去,对不对?”
“没错。”崔维兹道:“你怎么说,裴洛拉特?”
裴洛拉特说:“我愿意继续前进,即使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。要是就这么空手而归,不知道是否找到了地球,那简直令人无法忍受。”
“好,那么,我们都同意了。”崔维兹说。
“还没有,”裴洛拉特说:“还有菲龙。”
崔维兹看来吃了一惊。“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跟那孩子商量?即使她真有什么意见,会有什么价值?何况她一心只想回到她自己的世界。”
“这点你能怪她吗?”宝绮思为菲龙辩护道。
直到他们谈起菲龙,崔维兹才察觉到她的笛声,现在她吹的是激昂的进行曲。
“听听看,”他说:“不知她在哪里听过进行曲?”
“大概是健比用笛子吹给她听过。”
崔维兹摇了摇头。“我不大相信,舞曲、催眠曲之类还比较有可能——听我说,菲龙令我感到很不自在,她学得太快了。”
“是我帮她的,”宝绮思说:“记住这一点。她不但非常聪明,而且跟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期间,她受到非比寻常的知性刺激,新的感受源源不绝涌人她的心灵。她目睹了太空的景观,造访了不同的世界,又见到许多人,这都是她前所未有的经验。”
菲龙的进行曲变得越来越狂放,也越来越粗野。
崔维兹叹了一口气。“好啦,她已经表达了意见。她的音乐似乎透露出乐观的精神,并对冒险充满向往,我想这就代表她赞成我们继续接近地球。所以说,让我们小心翼翼地行动,对这个太阳的行星系仔绌观察一番。”
“假如有的话。”宝绮思说。
崔维兹淡淡一笑。“它一定有个行星系。我跟你打赌,看你要赌多少。”
87
“你输了。”崔维兹漫下经心地说:“你刚才决定赌多少?”
“根本没有,我从没说过要跟你打赌。”宝绮思答道。
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不会要你的钱。”
现在他们距离那个太阳大约一百亿公里,它看来虽然仍是个光点,但已显得分外明后。比较之下,从一般可住人行星表面观察本身的太阳,其平均后度约为目前这个太阳的四千倍。
“现在,影像经过放大后,我们可以看到两颗行星。”崔维兹说:“从它们直径的测量值以及反射光的光谱研判,它们显然是气态巨行星。”
88
太空艇目前距离行星轨道面很远。宝绮思与裴洛拉特站在崔维兹身后,凝视着显像屏幕。他们看到的是两个泛着绿光的微小新月形,其中较小的那个“行星相”比较大。
崔维兹说:“詹诺夫!地球之阳应该有四颗气态巨行星,没错吧。”
“不寻常。”崔维兹说:“虽然每颗气态巨行星几乎都有‘碴环’,但它们通常相当暗淡狭窄。我曾见过明后、细小的行星环,却从未见到过像这样的,也从没听说过。”
裴洛拉特说:“这显然就是传说中提到的,那颗拥有行星环的巨行星。如果这真是唯一的……”
“真是唯一的,据我所知没有第二颗,甚至电脑也这么认为。”崔维兹说。
“那么这必定就是拥有地球的行星系。当然没人能虚构出这样的行星,一定要亲眼目睹,才有办法描述出来。”
崔维兹说:“现在不论你的传说怎么讲,我都愿意照单全收。这应该是第六颗行星,而地球是第三颗?”
“是的,葛兰。”
“那么我敢说,我们现在距离地球不到十五亿公里,而我们至今未被挡驾。当初我们接近盖娅时,在半途就遭到拦阻。”
宝绮思说:“你们被拦阻的时候,距离盖娅已经很近了。”
“啊,”崔维兹说:“不过我一向认为地球比盖娅强大,因此我想这是个好现象。既然我们没有遭到拦阻,也许代表地球不反对我们造访。”
“或者根本没有地球。”宝绮思说。
“这次你有兴趣打赌吗?”崔维兹绷着脸说。
“我想宝绮思的意思是说,”裴洛拉特插嘴道:“地球也许真有放射性,就像大家几乎一致相信的那样,而没人出来拦阻我们,是因为地球上根本没有生命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崔维兹以激动的口气说:安“我愿意相信有关地球的每一个传说,唯独这点例外。我们一定要迫近地球,亲自看个清楚。而且我有个预感,我们不会遭到拦阻。”
89
气态巨行星皆已被远远抛在后面,在最靠近太阳的气态巨行星内围(诚如传说所言,这颗巨行星的体积与质量都是最大的),出现了一条小行星带。
小行星带之内,总共有四颗行星。
此时,崔维兹正在仔细研究这些行星。“第三颗行星最大。它的体积适中、和太阳的距离适中,应该是个可住人行星。”
从崔维兹的话中,裴洛拉特捕捉到一丝不确定的语气。
他问:“它有大气层吗?”
“喔,有的。”崔维兹说:“第二、第三和第四颗行星都有大气层。而且,就像古老的儿童故事一样,第二颗的大气太浓,第四颗的又太稀,只有第三颗的大气恰到好处。”
“那么,你认为它可能是地球吗?”
“认为?”崔维兹几乎是大声吼了出来。“我不必认为,它就是地球,它拥有你说的那个巨型卫星。”
“有吗?”裴洛拉特露出难得的笑容,崔维兹从未见过他笑得那么开心。
“正是如此!来,看看最高倍率的放大影像。”
裴洛拉特看到两个新月形,其中一个显然较大,而且较为明后。
“较小的那颗是卫星吗?”他问。
“是的,它和那颗行星的距离比想像中要远,可是它的确环绕着那颗行星。它的体积相当于小型行星,事实上,它比四颗内行星都要小。话说回来,就卫星的标准而言,它实在太大了些。它的直径至少有两千公里,和气态巨行星的卫星差不多大。”
“不是更大?”裴洛拉特似乎有些失望,“那它就不能算巨型卫星。”
“不,它的确是。环绕巨大气态巨行星的卫星,直径两、三千公里没什么稀奇,而同样大小的卫星环绕一颗小型、岩质的可住人行星,则完全另当别论。那颗卫星的直径是地球直径的四分之一强,你在哪里听说过,可住人行星有这种同量级的卫星?”
裴洛拉特怯生生地说:“这方面我知道得很少。”
崔维兹说:“那就相信我,詹诺夫,它是银河中独一无二的。我们现在看到的其实可算一对行星,而通常在可住人行星的轨道上,却鲜有超过鹅卵石大小的天体。詹诺夫,想想看,第六颗是拥有巨大行星环的气态巨行星,第三颗又是拥有巨大卫星的行星——虽然亲眼目睹之前难以置信,但两者都跟你熟知的传说相符——如此,你眼前这颗行星一定就是地球,它不可能是别的世界。我们找到它了,詹诺夫,我们找到它了!”
90
他们缓缓向地球前进,如今已进入第二天。晚餐的时候,宝绮思频频打呵欠。她说:“我感到这些日子以来,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行星问飞来飞去。事实上,我们已经花了好几个星期。”
“有一部分原因,”崔维兹说:“是距离恒星如果太近,进行跃迁会很危险。而这一次,我们故意将速度放得非常慢,是因为我不想太快冲进可能的危险中。”
“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一种预感,认定我们不会遭到拦阻。”
“的确如此,可是我不要将一切押在感觉上。”崔维兹凝视着汤匙中的食物,没有立刻放进嘴里。“你们知道吗,我很怀念阿尔发的渔产,我们在那里只吃了三顿而已。”
“实在可惜。”裴洛拉特表示同意。
“是啊,”宝绮思说:“我们总共造访了五个世界,每一次都是落荒而逃,从没有机会补充些食物,换点新鲜的口味。即使在愿意供应食物的世界上,例如康普隆和阿尔发,我们也根本就没机会,想必在……”
宝绮思的话没有说完,因为菲龙立刻抬起头来,把她的话接下去。“索拉利?你们在那里不能得到食物吗?那里有很多食物,就像在阿尔发上一样多,而且品质更好。”
“这点我知道,菲龙,”宝绮思说:“只是时间来不及。”
菲龙面色凝着地瞪着她。“我会不会再见到健比,宝绮思?告诉我实话。”
宝绮思说:“会的,如果我们回到索拉利的话。”
“我们会不会回索拉利呢?”
宝绮思迟疑了一下。“我不敢说。”
“现在我们要到地球去是吗?是不是你说过的那个我们都源自那里的行星?”
“我们的先人源自那里。”宝绮思说。
“我会说祖先了。”菲龙说。
“对,我们正要去地球。”
“为什么?”
宝绮思随口答道:“谁不希望看看自己祖先的世界呢?”
“我觉得还有别的原因,你们似乎都很担心。”
“我们从没去过那里,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。”
“我觉得还不只这样。”
宝绮思微笑着说:“你已经吃完了,亲爱的菲龙,何不回到舱房去,让我们欣赏一段笛子奏出的小夜曲,你的演奏越来越美妙了。去吧,去。”她在菲龙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,催促她赶紧离去。菲龙乖乖走开,途中还回过头来,若有所思地看了崔维兹一眼。
崔维兹望着她的背影,露出明显的嫌恶表情。“那小东西会读心术吗?”
“别叫她‘东西’,崔维兹。”宝绮思以严厉的口吻说。
“她会读心术吗?你应该能判断。”
“不,她不会,盖娅和第二基地人也不会。如果............
Join or Log In! You need to log in to continue reading
   
 

Login into Your Account

Email: 
Password: 
  Remember me on this computer.
Tools

All The Data From The Network AND User Upload, If Infringement, Please Contact Us To Delete! Contact Us
About Us | Terms of Use | Privacy Policy | Tag List | Recent Search  
©2010-2018 wenovel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