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     Hot    Newest Novel
HOME > Comprehensive Novel > The Giver > 第二十章 计划远离
Font Size:【Large】【Middle】【Small】
第二十章 计划远离
“不!我不要回家!你不能强迫我!”乔纳思又哭又叫的,用拳头捶打着床铺。

“坐起来,乔纳思。”传授人坚定地告诉他。

乔纳思听话地坐在床边,低垂着头,一边擦泪,一边发抖。

“今晚你可以留下来,跟我说话。现在我要通知你的家人,你必须安静下来,不可以让人听见你的哭声。”

乔纳思猛然抬头:“也没人听见小双胞胎在哭!只有我父亲!”说着他又趴下来啜泣。

传授人静静地等待,最后乔纳思终于冷静下来,缩成一团,肩膀仍旧颤动不已。

传授人走到墙边对着对讲机拨开开关。

“您好,记忆传承人,请问有何吩咐?”

“请通知新记忆传承人的家人,说他今晚要留在这里加强训练。”

“我会照办的,先生。谢谢您的指示。”

“我会照办的,先生。我会照办的,先生。”乔纳思用冷酷、挖苦的声音说:“只要你吩咐,我会照办的,先生。我会杀人,先生。老人?或是体重较轻的新生儿?我很乐意杀他们,先生。谢谢您的指示,先生。我可以为您效劳吗……”

他好像停不下来了。

传授人牢牢地抓住他的肩膀,乔纳思猛然停下来,看着他。

“听我说,乔纳思,他们也无能为力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以前您也说过这句话。”

“我这样说,因为这是事实。这就是他们的生活,特别为他们创造出来的生活。如果你没被选为我的继承人,你的生活也跟他们一样。”

“但是,他对我说谎!”乔纳思又哭了。

“别人告诉他要这么做,他什么也不懂。”

“你呢?你也对我说谎吗?”乔纳思愤怒地提出这个尖锐的问题。

“我被賦予说谎的权力,但我不曾对你说过谎。”

乔纳思瞪着他:“解放都是这样子吗?只要是违规三次的人?还有那些老人?他们也杀老人吗?”

“对,事实如此。”

“费欧娜呢?她爱老人啊!她正在接受看护的训练。她知道吗?当她发现她必须这么做的时候,她要怎么办?她会有什么感觉?”乔纳思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。

“费欧娜早就练好解放的技巧了。”传授人告诉他,“你的红头发朋友很能干,工作非常有效率。她的生活里没有‘感觉’这回事。”

乔纳思用手臂环抱住自己,身体前后摇晃:“我该怎么办?我不能回家!我做不到!”

传授人站起来:“首先,我要订我们的晚餐,然后吃饭。”

乔纳思不自觉地用发怒、讽刺的语气说:“再来一段感觉分享?”

传授人发出怜悯、痛苦又空洞的笑声:“乔纳思,只有你和我是拥有感觉的人,过去这一年来,我们彼此分享这些感觉。”

“对不起,传授人,”乔纳思悲惨地说,“我没有憎恨您的意思。”

传授人拍拍乔纳思拱起的肩膀:“等吃过饭后,”他说,“我们来定个计划。”

乔纳思困惑地抬起头:“定什么计划?没有用的,我们什么也不能做。长久以来就是这样,在我以前,在您以前,在您前面那一位以前,以前,以前,再以前……”他故意拉长这句熟悉的用句。

“乔纳思,”停了一会儿,传授人说,“没错,这样的状况看起来好像是天经地义了。但是记忆告诉我们,以前并不是这样的。人们也曾经有过感觉。你跟我都经历过,所以我们知道。我们知道他们曾经有过骄傲、悲哀、还有……”

“还有爱,”乔纳思补充,他想起那幕令他深深感动的家庭场景,“还有痛苦。”他再度想起那名士兵。

“拥有记忆并不痛苦,真正的痛苦是孤寂,找不到人分享这些记忆。”

“我一开始就分享您的记忆。”乔纳思说,试着让他开心起来。

“的确。过去这一年来有你跟我一起共同度过,让我更加确认,事情一定要改变。多年来,我一直有这样的念头,但总觉得改善无望。现在,我头一次想到了可能有转机。”传授人慢慢地说:“是你让我想起这个方法的,就在……”他瞄了时钟一眼,“两个小时之前。”

乔纳思看着他,仔细聆听。

现在,夜深了。他们谈了又谈,谈了又谈。乔纳思身上裹着传授人的罩袍,这种长袍只有长老才有资格穿。

他们的计划有可能成功,只是有可能。如果失败了,他可能被杀。

但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?如果留下来,他的生命同样毫无意义。

“好的,”他告诉传授人,“就这么办。我应该做得到。无论如何,我尽力就是了。但是,我希望您跟我一起走。”

传授人摇摇头:“乔纳思,”他说,“过去这些世代,整个社区一直仰赖记忆传授人来为他们保存记忆。过去这一年,我已经把很多记忆转移给你了。我不能再要回来,一旦给出去,就不能再要回来。

所以,如果你逃跑了,成功走掉了——乔纳思,你要知道,你再也不能回来……”

乔纳思严肃地点点头,这是最难的决定,“是的,”他说:“我知道。不过,如果您跟我一起走……”

传授人摇摇头,示意他安静:“如果你走掉了,成功越过边界,你到了别的地方,那么整个社区就要自行背负这个大负担,接受你为大家承担的记忆。

我相信大家有这个能力,也能从中获取一些智能,但是冲击绝对是很大的。十年前我们失去萝丝玛丽时,她的记忆回到大家身上,引起一阵恐慌。那些记忆跟你获得的记忆比起来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。当你的记忆回到大家身上时,他们会需要帮助。还记得你开始受训时,面对从未有过的经历,我是怎么帮助你的吗?”

乔纳思点点头:“初次面对那些记忆,实在太吓人,伤害也太重了。”

“那时候,你需要我;以后,大家也会需要我。”

“没有用的,他们会再去物色一个人来代替我,重新立一位新的记忆传承人。”

“但没有人能够立刻接受训练。当然,他们会加速遴选,但是我想不出来有谁刚好具备这些特质……”

“有个小女生的眼珠子也是淡色的,但是她只有六岁。”

“没错,我知道你指的是谁,她叫凯萨林。但是她年纪太小了,所以大家被迫要承受这些记忆。”

“我要您跟我一起走,传授人。”乔纳思要求。

“不行,我一定得留在这里。”传授人坚定地说,“我也很想去,乔纳思。但是他们对所有的记忆毫无防备能力,我一走,社区里就没有人可以帮助大家,大灾难就会降临。他们会自我毁灭,所以我不能走。”

“传授人,”乔纳思建议,“您和我,不必为其他人想太多。”

传授人带着疑问的笑容看着他,乔纳思困窘地低下头。

他们当然要为其他人着想,这才是这一切计划............
Join or Log In! You need to log in to continue reading
   
 

Login into Your Account

Email: 
Password: 
  Remember me on this computer.
Tools

All The Data From The Network AND User Upload, If Infringement, Please Contact Us To Delete! Contact Us
About Us | Terms of Use | Privacy Policy | Tag List | Recent Search  
©2010-2014 wenovel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